原标题:改判“涉黑案”后,还有多少“黑打”需重审?
  最近美剧《西部世界》很火,片中一群超高智能的机器人,在拥有了自主意识后,开始反抗奴役他们的人类。这部剧有很强的哲学启示意味,尤其是在阿尔法狗已连挑多位顶尖围棋高手后,更加令人忧心忡忡。面对日益进阶的人工智能,人类不仅在体力上失去了优势,在智力上也连连败退。按照这个发展速度,迟早有一天,人类只能据守在“情感”这块最后的高地上自我安慰了。至于究竟能据守多久,似乎也很成问题。
  据说人工智能普及后,一些传统意义上的高知职业都会被机器代替,比如医生、律师和法官。按理说,这些行业由机器人代替人类后,会更加客观严谨。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,把控辩双方的材料输入电脑,然后根据法律程序自动生成一份判决?那我们到底要不要管人工智能叫法官呢?这样的判决有神圣感么,会让人敬畏么?这话题既荒诞又严肃,令人很是不安,直到看到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庭长胡云腾引用“善良的心是最好的法律”,才让我不那么慌张。
  这句话出自英国学者麦克莱,胡云腾对它做了阐释:能够把法律中的“善”适用出来的法官才是一个高水平法官。我想他在主持重审聂树斌案时,心中一定是抱定了这样的信念吧。
  胡云腾曾就读于法学名校西南政法学院,除了主张废除死刑,这位学者型法官还力图破解“宣告无罪难”。日前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再审“孙氏兄弟涉黑案”后,宣布被告人孙宝国、孙宝东的“故意杀人罪”、“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”等多项原审判决当庭撤销。一桩由吉林省公安厅当成“打黑”典型的“铁案”,被推翻。
  “孙氏兄弟涉黑案”由于涉案人本身确有部分犯罪事实,不像聂树斌、呼格吉勒图那样“凭空降下塌天祸”,所以舆论关注度不高。但这桩案件的套路,和此前的那些“铁案”一样离奇。孙氏兄弟在一次冲突中致人死亡,法院判定为防卫过当。事情过去十五年之后,孙氏兄弟被“上级公安机关的领导”批示认为是“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”,时任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史力指示要将此案办成铁案。于是,眼熟的套路又开始了,当年的防卫过当成为故意杀人,证人证言在十几年后统统翻转。经营钢材生意的孙家兄弟,因为在做生意中曾使用暴力手段追逃欠款,于是罪名越来越多,被卷进“黑社会团伙”的亲友越来越多。
  该案之所以值得关注,因为它的推翻恰好回应了今年司法改革的几个重要方面。团结湖参考(微信ID:Talkpark)的“铁粉”应该还记得,不久前我在参加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后曾说过,民营企业的产权会得到进一步保护,一些地区纠正冤假错案的压力也会加大。第二巡回法庭撤销孙氏兄弟案判决后接受媒体采访,就强调了落实产权保护,坚决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。无疑是对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的及时落实。而且,我还觉得该案的平反更具有某种风向意义。
  最高法院设立巡回法庭的目的之一,就是为了摆脱地方行政力量对司法的干预,而这一点在纠正冤假错案上尤为重要。“孙氏兄弟”被办成打黑铁案并大肆宣传,正是在2011年前后,彼时重庆在薄熙来的力推之下,刮起一股“打黑”风,并迅速蔓延到很多地方。在“办铁案”的导向之下,从重从快的执法偏离了法律的准绳。甚至于“打黑”的发起地重庆,被法律专家质疑为“黑打”。将普通的经济问题刑事化,将企业经营行为不规范上升为黑社会性质,孙氏兄弟正是“黑打”的受害者。中央对于纠正错案的明确信号,以及第二巡回法庭的重审形成一股合力,使得此案没有像聂树斌案那样一波三折。
  如果说呼格案、聂树斌案的昭雪,是对“命案必破”的纠正。那么“孙氏兄弟涉黑案”的改判,会是纠偏“打黑”的一次先行先试么?薄熙来入狱以后,不断有人呼吁加快平反当年“被黑打”的重庆企业家。回想起参加过的中央政法会,我对此挺乐观的。
  如果你还能想到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在重庆增设巡回法庭,以及重庆高院主要负责人的人事变化,这种乐观或许还可以更清晰一些。
  孙氏兄弟被当庭释放,可以欢欢喜喜回家过年了。此时我不禁再次想起了天津的赵春华大妈,她因摆摊射气球被判刑一案,二审定于腊月二十九开庭,律师和赵大妈的女儿都认为法庭这是要给个团圆的机会,若真如此,这就是胡云腾所说的“把法律中的善适用出来”吧。
1

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收集整理,仅供365bet 爱好者浏览使用。不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了解更多详情:登录365bet官网  www.tzlqwhg.com
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责任编辑:admin]

版权声明:

凡注明来源为本网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本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