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椒江三甲中学的版画教室,记者见到了周伟玲。她个子不高,圆圆的脸,笑起来眉眼弯弯。1978年出生的她已经到了不惑之年,但言辞中仍带着少女的活泼,就像她的大部分版画作品,内容丰富又不失童趣。

她称自己“心中住着小怪兽”,脑子里常有些奇怪的念头或画面,于是将它们在画中呈现出来。她希望就算等到自己80岁退休了,也是一个可爱的小老太太。

《初见》 

周伟玲在大学读的是美术专业。2001年毕业后,她成了椒江三甲中学的一名美术老师。

2010年之前,版画之于周伟玲来讲只是大学接触过的一类画种,以及偶尔出现在美术课本上的图片。直到那年9月,她参加了台州学院“领雁工程”的培训,与版画结下了“不解之缘”。

“当时培训的内容是美教加专业技能培训;后者有陶艺、版画等类,学员可选择一项。”周伟玲选择了版画。在她看来,版画与其他画种最大的区别,在于它是一种不直接作用于布料、纸张本身的美术作品,“它由画稿、雕刻、印刷三个不同的阶段完成,比较难又比较好玩”。

开始学习后,周伟玲渐渐发现自己的不足:“我以往的作品都以景物居多,很少画人物。所以,在进行版画创作时我就发现人物造型中的五官、表情、人体比例等都难以把握。”

看着身边的学员做得都比自己好,周伟玲有点失落。为了突破这种困境,她开始有意识地转换表现形式。

“其他人的作品可能是写实的居多,我就在创作中结合了夸张与变形的元素,充分利用点、线、面的特点,使作品更具装饰性。”这种别出心裁的创作让周伟玲在一众学员中脱颖而出。在得到老师的肯定后,周伟玲决定以后继续坚持这种风格的创作。

培训结束后,周伟玲常常趁着上午没课的时候画画稿,然后晚上回家刻板。因为要照顾孩子,周伟玲只有在晚上9点之后才有属于自己的时间,她便时常刻到夜里12点才休息。

周伟玲评价自己不是属于有天赋的人,所以要勤奋一点。创作时,她通常会确定一个主题,每画一张记上编号,直到画满一百张为止。她相信笨鸟先飞的道理,“量变才能产生质变”。

创作过程难免有压力、痛苦、焦虑。“不过,最后翻看自己积累的一本又一本的手绘稿本,还是很有成就感的。”她说。

周伟玲最初的创作以想象类作品居多。她习惯以女性视角切入,以现实生活为基础,作品内容多表现母女关系,画面体现了满满的“少女心”。

就如《初见》,这幅作品创作于女儿刚步入青春期的年纪。画面由女人、鸟兽、月亮、水、果实、长矛等元素构成。周伟玲解释,鸟兽、月亮、水等是繁衍生息的隐喻,森林、果实等象征着生命的延续。“我家丫头那时候经常会问,当青春期撞上更年期,生活该是什么样子的。然后我就说除了风花雪月,还有满目疮痍。于是又加了一些象征着战争的冷兵器,表示我们母女之间的不可避免的‘冷战’。”

2018年,一位画家朋友对她说,她的作品表现的都是自己,题材太窄,能不能换个主题。这位画家朋友还给她出主意,尝试表现大陈岛垦荒精神创作。

“正好我父母是援疆知青,跟垦荒队员有许多相通点。”周伟玲说。她决定试一试。

为了完成这个系列作品,周伟玲找了许多资料,还多次上大陈岛实地采风。在岛上,她除了拍照片、画速写外,还与当地的老垦荒队员交流,听他们讲以前的故事……

在这个过程中,老垦荒队员的形象,一个个刻进了周伟玲的脑子里。比如老垦荒队员金可人,经常给前来采风的年轻人唱垦荒队员之歌,每次唱,眼圈都会红。

不久前,临海受灾,周伟玲的一个女性朋友独自带着冲锋舟去临海救灾。“一个弱女子在那么恶劣的天气里去救灾,真了不起。”她深有感触。

大陈岛也是常受台风袭扰之地,且在海中,浪高风大,抗台压力不小。于是,她将老垦荒队员和解放军战士顽强抗台的故事,也体现在这组版画之中。

周伟玲对这组版画要求很高,一边创作,一边修改。创作到后来,回看之前的作品,不满意的,丢掉,重新创作。如此反复,至今留下了五六十张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。

虽然年过四旬,周伟玲依然活得很幽默,很青春。

1
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责任编辑:admin]

版权声明:

本文由bet36体育在线收集整理,仅供bet36爱好者浏览使用。不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了解更多详情:登录bet36 www.tzlqwhg.com